不给钱你要什么专业

本文约1800字 | 阅读约3分钟国人最热爱的词,叫『免费』;其次喜欢的,叫物美价廉;更高要求的,叫“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物美价廉”。大部分人,从老板到员工,都希望,自己享受着国王般的品质,却不花钱,或者只花很少钱。 虽然也有传统的老话叫“一分钱一分货”,以及“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但这也依然阻挡不住大众,对廉价商品的喜爱。以至于也会以同样的眼光看待专业知识服务(虽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专业人士太少太少)。   曾有人让介绍老中医,给推荐东山知名中医世家的大夫,但补充了一句,诊金会比较贵,大概150,但是大夫是真有本事,十几年的群众认可。然后,本来无比急切要寻找名医的的人,后来似乎悄悄地选择了附近某医院的问诊大夫。   有朋友的朋友因感情问题去某医院找心理医生,回来大觉不值觉得医院医生不专业,找我介绍心理专家,我无比热心地帮问了情况,报价,给了邮箱让那边自行预约。然后收获回复,找他谈心一小时就要500? 我只好很艰难地解释:心理专家不是陪谈心,而是帮你发现问题并给予建议。而且情绪问题本来就不是一次对话就能完全解决的。

后来心理专家朋友说,“觉得不值就让她找医院的大夫呗,心理咨询又不是打电话给万峰老师讲故事,我们都很忙,没空陪人谈心。我的客人都是一次打了几千块过来慢慢扣的,你也无需解释那么多。不想花钱只想讲故事的人,根本听不进任何建议。

专业人士,总有着专业人士的牛气,绝不肯自我贬值。

 很多人最热爱在社交场合讲的话,叫“不差钱”;

然后到要付款的时候最常说的,是 “我没钱”。

专业人士最害怕的,则是遇上希望“我投一个硬币,你给我全世界”的朋友和客户。

设计圈里流传着一个司空见惯的故事——“你是设计吗?帮我随便做个LOGO吧。”然后也有各类大神不断含着血泪写文解释,《为什么我不能随便帮你做个LOGO》。

但这依然阻挡不了,各路老板依旧坚持不懈地问——

帮我做个LOGO吧,我打算做个新品牌。

名字是什么?

没想好,你先随便做一个,目标人群是女性。

经常有人来问我,你用的香薰怎么样,好用吗?哪款香型比较适合睡眠。我只能拿着从香薰咨询师那学来的话说:我用的是处方香薰,都是针对自己情况定制的。每个人睡眠不好的原因不一样,需要个别咨询并提供建议,这个我不专业,你可以去微博看我的治疗师的详细介绍,网址是www.xxx,也可以淘宝店联系客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在他们看了淘宝店价格后,都统一说了一句:居然要800一瓶? 再后来,听说人们依然会花着上千几千的价格买着各种化妆品,我只能默默讶异,你们宁愿花那么多钱去买这些或许会对自己带来伤害的生活用品,却不愿意为自己的情绪及健康付一点咨询费用,甚至这些费用只是化妆品的一半不到。 这样奇怪的思维,显然不是少数。 ❹  似乎很多国人认为,知识是最虚的东西。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情况下,自己稍微上网查查就知道了,干嘛要花钱去找人咨询。 但实际上,我们上网,真的能查到最适合自己的麽?

任何专业的服务者,能提供高品质服务的,必定都是经历过我们并未经历过的。我不否认有些时候,针对于极少部分人,学习可以换来对某件事情的深度了解,但那仍需耗费很多时间。

而比如咨询行业,真正难的,不是给你复制粘贴一些教科书用语,而是迅速通过沟通,发现问题,给予对应的解决方案。这都是需要数年的经验历练,不是你随便去查个百度知道,或是搜索几个谣言公众号,就能提供的。

如果真是了解自己时间价值的,如果不是有志于从事该专业的,又为何要耗费N年去学一些别人的技能,又为什么不能为已经为专业技能付出了那么多的人付费?

这些年来,我学会最大的高效执行经验,就是术业有专攻。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干,这不仅会让你忙死累死,也会让你什么都干不成。你需要不断学习,那是为了拓宽视野,而非把自己搞成好像什么都懂的“超级人才”。天才只限于少数,凡人请看清自我。

此外,还需要——为专业的知识服务,提供等价的报酬。

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自己热爱做『婊』就不要说是别人逼的

本文约3000字| 阅读6分钟

像我这种热爱逻辑的工科生,最让人讨厌的,大概就是总会下意识地关注别人的逻辑,然后因为匪夷所思并开始分析评论。

比如关于最近很热门的女权主义者愤慨,我又忍不住开始妄加评论了。

01 基本情况大概是微博上有个过气网红,似乎说了几句自己的择偶标准,本意大约是想告诫年轻貌美的妹纸们,不要以为自己很有价值,“作为一个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老男人……在我们心里一个女人的特质按照这个顺序排列:聪明、不zuo、独立、身材、漂亮。只有后两个的话,您就是一个昂贵的装饰品,我们会为此埋单,但不会让这事儿有结果。……” 不料却引来一些女权主义者的愤慨,一些聪明、不zuo、独立、的妹子们觉得自己受到了直男癌的侮辱,尤其不能接受的是这个评论者居然不是高富帅,而是五短身材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男人。 呃,所以潜台词就是,如果是高富帅,就随便你怎么说都是美好的对吧? 世界就是这么神奇,有时候引起我们愤慨的或许根本不是言论本身,而是评论者的外貌。  02

像是上天有意安排似的,差不多的时间,我还看到了一位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好像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写的文章,满腹嫌弃地说——我变成绿茶婊都是你们这些男人逼的。我满怀惊讶地看了两遍,才好不容易get到这位恋爱专家的论点。

开篇是略带煽情的回忆往事,以母亲的鄙夷与羡慕作为开篇,说大概母亲自己也想不明白吧,大约是想表明自己的进化,因为自己想明白了。然后开始了自己与母亲如此相似的言辞——对那些习惯以柔弱的言语套住男人的绿茶婊的鄙夷与羡慕。

▲专家笔下来自长辈的中国女性的迷茫

紧接着话锋一转,带出自己有点儿阅历的海龟背景,自己在资本主义的残酷国情下如何重塑了世界观,变成一个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结果却不幸被人当成女汉子。甚至由于自己太过汉子了,导致前男友多次感觉不到自己被需要。

▲“独立”女性的成长1

▲“独立”女性的成长2

经高人指点,告诉自己要学会示弱,于是开始蜕变成为大受欢迎的女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


▲专家的长篇分析

于是讲道理开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因为中国男人需要别人示弱来显示自己的尊严。最后道出潜台词——我们会这样都是被你们逼的。

03 如果没有后边那些充满“社会学洞察“的分析,剧情是不是很像某部电影?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嗯,不同的是电影给了人们一个坚持自我本真也能获得真爱的结局,这位聪明、不zuo、独立的前女汉子却继续在边内心里深深鄙视绿茶婊,和享受自己蜕变为绿茶婊并享受各种便利的愉悦中,同时鄙视中国男人。 是不是很好玩? 虽然我的确不喜欢zuo的人,可我更受不了分明作为既得利益享受者却在嫌弃给予自己利益的人。 如果仔细看看那篇文章的最后,作者分明无比享受自己身为绿茶婊的一切,以表明如今的自己如何受欢迎,可又舍不得自己曾身为女汉子的独立自主形象,于是便边鄙视自己边继续鄙视给了自己被爱慕快感的各种男人,并把他们统称为——中国男人。 都是你们这些“中国男人“逼的!好无奈的声讨。 04 唉,中国男人那么多,为毛你身边都是热爱绿茶婊的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心中的绿茶婊作祟吗?毕竟,我们只会遇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对象。 当作者描述自己被资本主义的平等主义对待,从而变成女汉子,都是多委屈啊。那心中满怀期待的绿茶气质洋溢言语当中。 既然选择了作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也无比享受这种备受喜爱的快乐,又何必还想抓着另一个标签紧握不放呢? 其实,当作者当自己身为女汉子的时候,不也觉得委屈么? 换而言之,无论身为绿茶婊或女汉子,作者都会感觉自己无比委屈,因为——都是被逼的。 多无辜的一位女子。…

我真是怕死了你们这些佛教徒

早上惯例刷微博,结果发现北大打算放生500只巴西龟的那些“菩萨”们就这样不经意地上了话题榜。


感叹幸好北大学生与校方足够机智,让未名湖的众生逃过一劫,但就不知道下一个遭劫难的水域会是哪里了。

好歹,买了500只巴西龟啊!他们总要找个地方去放(zao)生(nie)的。

❶ 说起来,我的确不是佛教徒。即使会途径寺庙参拜,会研究佛法参禅修行,但我依然不信佛。尤其在7月参加过第二次禅修营后,我很明确地清楚,自己成不了佛教徒。因为我难以接受这样的群体活动。与其混混沌沌抱群求支持,如不清清醒醒独行,有点清寡但至少不至于蒙昧之中耽误众生。怎么说起来,我看见佛教徒,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这仿佛已经成了本能反应。   因为我是真怕啊,怕这些“热心”“善良”的人总是忍不住跟你讨论如何明心见性,如何参悟真意,如何修行,修行多久,打坐能双盘多久,见过几个禅师,读过多少本著作。就跟我最怕跟人讨论读后感一样。 读书和修行本质一样,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观点,每个人都只是在过程中看到自己,这是基本无法与人分享的东西。 所以那些集会中的分享,都分享些什么呢?本质上和传销组织分享的都一样——成功案例。传销组织会有成功员工现身说法,自己曾经如何不看如今飞黄腾达,靠的就是这个XXX;佛教徒会跟你分享,曾经我如何痛苦,经过参禅拜佛或者放生,如今获得了人生的安宁。 安宁的世界啊,这是多美好的幸福存在啊。于是人们就趋之若鹜,纷纷效仿。 ❷ 回到『放生』,我最早接触这个词,应该是近10年前,因为有段时间比较背,朋友建议去广州某寺庙,进门香火鼎盛之下,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放生池,我只是随意一瞥,两只尖头的乌龟正在撕咬着一条鱼,佛门净土鲜血淋漓的一片,吓得我一下子没了参拜的虔诚,死活不明白这难道就是福门提倡的善良?大约是我的不虔诚,那次烧香完了更背了,但依然活着。可心里对于佛教,就已经心有余悸了。 后来有幸出差路上遇到位居士,用很机智的方式介绍我去看南怀瑾的《南禅七日》,才稍微缓解了我对佛学的芥蒂,可年岁渐长,我对佛教徒的怕,也与日见长,像是一个正比函数。   不可否认很多佛教徒很善良,但善良有时候却是最大的杀器。放生,本意劝人心怀恻隐,这其实并不是佛教的专利,从孔孟时候,就已经有习俗。春秋战国时期,每每君主要做些公关话题,就总会弄些不忍残害生灵的新闻报道外传,以强调仁义之心。效果总是很好,毕竟也是传播仁善,毕竟真善美总是人心所向。 但后来,佛教势力渐长之后,『放生』,似乎就成了一场交易。(虽然我天朝的佛教得以兴盛本质也是交易的结果)。 以生灵之名,抵自己之过。这么简单易行的方法,谁不乐意呢? 于是众多差钱不差钱的善男信女们就更心神向往。 想起早年欧洲天主教盛行的时候,有段时间也盛行赎罪券,依然大批人买,然后引发了路德的宗教改革,这是题外话,但显然中外想要花钱省事的人性是想通的。可结果却是,现在野生动物实在太少了,要放生简直就得考虑整个生态体系,这科学放生也真是太麻烦了,所以简单粗暴的放生就渐渐成了当代人的生活习惯。   我们回顾这几年频繁发生的放生事件,就知道这些信众的喜好有多——复杂了。

放生龟,放生狐狸,放生毒蛇,放生老鼠,放生麻雀,疑似放生鳄鱼……Σ( ° △ °|||)︴你们善待这些动物菩萨的时候,能不能善待一下人类?


文末有新闻合辑K禅师说整理(ID:themonkey102)

所以我才是如此害怕佛教徒,有这些“菩萨心肠的”人们在周围,都让人感觉总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能量会哪天忽然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❸

就在上午看过放生新闻之后,下午又爆出知乎有人狂怒,说某几个微信服务号骗钱,让老人家每日放生每日供佛,自己母亲每天投一百多进去,还深信不疑。


有人这么欺骗老人掏钱的确不算道德,可认真看看帖主母亲的观点,觉得省心了,这不也就是花钱买服务嘛,无论服务是真是假。如今的佛教徒不大半都是这样的心态麽?要的是交易,而非修行。

有时候我们说的愚痴容易受骗,其实本质也不过是贪罢了。 这也是我害怕佛教徒的另一个原因,说起来算是我对正统佛学的执着。倘若你诚心信佛,就该依照正统教义,依经不依典,依法不依人。从本质上修行,而非想要交易。才算是清醒地学佛。

可偏偏宗教总是带着狂热和迷幻的特性,在占星学中,这属于海王星的管辖,同领域的关键词还有:共情、医院、影像、梦幻、牺牲、欺骗等等。事物总有两面,一味追求光的一面,背后必有其暗的不堪。只看到光的佛教徒们,却往往容易狂热地践行暗的交易,且不自知,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让你狂热的,也必会让你牺牲,这也是一种等价交换。看不到交换本质的人们,最喜欢做的,就是飞蛾扑火,然后把火燃向四周。所以于我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怎么都会提前躲得远远的才能感觉安全。虽然好像总不太能如愿,我依然还是会遇到一大群如同嗑药般的佛教徒。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运。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佛教徒真的养活了一个产业…

可怕的中国式治疗

今天看了两则新闻让人不寒而栗。

1

首先是90后演员徐婷癌症去世,这是昨天的事,昨晚已看到,本以为大家有是会借势炒一下健康问题。比如昨晚看到的某健身号,列出几十条癌症迹象,看完之后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癌变肿瘤。

但没想到人们开始讨论的是徐婷的治疗问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妹纸去世前,微博上放的居然是刮痧拔火罐的照片!!!看着都疼。据徐婷自己解释,因为西医化疗开销太大,化疗之后反倒会加速死亡,所以自己选择中医疗法。

可你也不能随便找个冒牌中医吧?!!!

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合格的中医,会对一个淋巴癌的患者选择用刮痧拔罐这种大伤元气的治疗手法!!!

2

我看过中医,试过不少。道行不够的中医,只敢把脉开些温补的药,分量极浅,多半调和也无大伤;好的中医基本上都会告诉你,吃好的比吃药更重要,用药的分量和手法也极其精巧;哪怕是针灸师,也会小心翼翼地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和接受程度选择接或不接,用细的针或粗的针,一次刺激多少个穴位。总之,根据不同症状施以不同疗法,这其实不仅是中医,应该是每一个专业医生都应该具备的基本技能。

可拔罐啊!我这一暂时还没病的大活人都不敢随便去试。高温灼热,对女性本来就容易阳气不足的身体伤害极大;再去翻翻这位90后妹纸的微博,因为信佛——吃素的!点开一张聚餐的饮食图,面+几片菜,那也就是碳水化合物+些些纤维,完全看不到有人体所需的蛋白质脂肪等营养,以此可以推断,妹纸平日必定长期营养不良;加之她自己描述的自己从地下室开始奋斗,没日没夜地拍戏,挣挣钱给家里还债那样的经历,应该心理负担也是极大的,这个淋巴癌,应该也是曾经过度负担落下的病根。

3

在如此情况下,

体虚+过往曾经身心大伤+明显营养不良+患的是淋巴癌(这就不是隐藏于内脏的了)

这些明显条件放到一起,怎么还能选择用刮痧拔罐这样简单粗暴的「中医疗法」,这里用了引号,因为不用引号真觉得侮辱了中医。

本来中医西医就没有什么好或不好,即便医理会有不同,但本质都不会轻易选择过度伤害病人身体的疗法。

我们随便网络找一篇还算靠谱的预防淋巴癌的科普,都会提到——吃好三餐、强化免疫系统,多运动这样的语句。

如何预防淋巴癌?

1、严防病毒侵袭,可通过接种疫苗(如肝炎疫苗等)、促进睡眠、勤上运动场等举措,在体内建立起一道防线,不给病毒入侵以任何可乘之机。

2、强化体内免疫系统,如吃好三餐,摄足与免疫力有关的养分,防止营养不良;合理用药,尽量避开抗生素、皮质激素等有损免疫系统的药物。

3、重视食品卫生,不吃霉变食品,少吃腌制、煎炸以及高脂食物,戒烟(包括二手烟),可适当饮酒,但决不能过量。

4、净化环境,居室装修力求环保,正确使用手机、电脑,将电离辐射控制在允许的范围。

5、避开有害化学物质,如不用或少用染发剂,对果蔬等进行去除农药等抗污染处理。

6、适度日光浴。日光浴对淋巴癌有着明显的预防作用,但不能过分暴晒,反之会引发皮肤癌的可能。

7、高危人群,如具备遗传因素或年老体弱者,应酌情吃一些抗淋巴瘤食谱和含碱量高的碱性食品。另外,人们可多了解淋巴瘤的早期信号,平常注意观察身体情况,有淋巴结肿大的排除其他疾病可能外,要考虑淋巴瘤的可能,这对起到一定的作用。

可为何,一个算是小小事业有成,也算「见过世面」的年轻演员,竟会选择这样自伤的疗法。说是信佛随缘,却真是有点太傻太天真。

 

4

逝者已逝,本不该过多评判,可我真心觉得,很多事情,如果你多去了解一点,结局未必如此凄凉。

此事过后,人们必定会狂骂中医。可为何就不再向前想一想,为什么病者不早点吃好点,补充好营养以保证有足够好的营养?为何要选择如此的「老中医」?为何又在面对如此不明智的疗法前依然接受,疼到咬紧牙关也接受。如果说这是赌一把,为何又偏偏押错宝?反倒让看着唏嘘,既哀其不幸,又叹其不智。

倘若真是信佛,遵循佛法,那也当知修行不仅是念经放生皈依参拜,这一世你所得到的身体,也是需要好好修炼保养的。

信佛,并不代表要坚守愚痴。

看网上也有医生相对中肯地评价了此事的中医,却被人痛骂说你怎么如此全盘否定中医等等等等。更有人以逝者生前的善良和尊重逝者决定为由,再换一个角度骂。可是,善良,并不代表大家都要去肯定这样的做法啊。

美好的生命过早逝去,大家都会痛惜,可痛惜却不能掩盖——「拔罐治疗淋巴癌,这真是一个糟糕的选择」的现实。只是痛惜者依然痛着,实在不能接受任何评价罢了。

逝者如斯,不多言,只希望活着的人能少点迷障,多了解些事物的本质,更不要被困于形式而忽略根本。…

你压根连水逆是什么都没搞懂就喊什么

昨晚忽然连续看到朋友圈有人开始讲水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但下边的评论却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清一色的惶恐和“难怪……”,忽然我觉得自己无法回复了。

反应1:难怪我最近诸事不顺。

K禅师:呃…我应该很负责地告诉你,水逆还没开始么?

我发朋友圈的时间是8月30日20:40 而这次水星行的日期从8月30日21:04开始,一直到9月22日13:30结束。

你只是自己觉得「不顺」,而不是因为水逆不顺。

 

反应2:那是已经进入阴影期了么?

K禅师:那你知道我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么?

虽然逆行前一周和刚开始几天,以及最后几天,结束后一周,可以比较明显感觉到对生活的影响,但这不是阴影期不是阴影期不是阴影期。

阴影期是啥我们后边再解释。

反应3:怎么办怎么办?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啊。

K禅师:吃饭容易发胖,喝水可能会呛死,蹲马桶还可能会脱肛,你要不要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结果当我打开浏览器,随便搜索一个水逆,就发现铺天盖地的媒体制造惶恐的文章,才发现,哦,大概他们也是被媒体忽悠了的。


可实际上,这些年我对着同一批人反复重复地公开或私下说过无数次,水逆只是一个现象,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诸事不宜,做事小心谨慎一点就好了,实际上你平时也该小心谨慎一点啊。可这都丝毫不能阻止大家一看到“水逆”关键字,就高喊着: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该怎么办?

 

最后,我开始明白——

大家并不是真的想要了解水逆,而是需要借水逆去哀嚎罢了。

学术的水逆

水逆到底是什么呢?

百度百科的解释是这样——


看不懂对吧~ 看不懂就对了。

正因为专业的占星不好懂,所以大家熟知的和传播的,全是菜市场娱乐占星啊~

简单描述,水逆,其实就是我们小学时候就开始做的“两车相遇”现象,

因为两车速度不一样,所以从快的车上看另一辆车,比如你在三轮车上看牛车,牛车就像是在倒退,即所谓的逆行


好吧,这样也不懂?举个更简单的栗子,就像我们乘车旅行,往窗外一看,那些东西都在飞快地往后跑。事实上并不是他们往后跑,而是我们在向前跑。因为跑得太快了,还要东张西望看不断向后跑的事物,就很容易出问题哦~

这回明白为啥要小心谨慎了吧?

真正的水逆

可实际上,

冥不冥想我不知,忙着自挂东南枝

下午运营培训,居然在办公室外玩起了冥想。

Janet童鞋经过跟我位置时说:“他们在冥想耶。”

我说,哦。

“你咋不一起嗯呢?带着大家冥想。感觉你很专业啊。”

“……这绝对是个幻觉”

我去带大家冥想?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么?

我只好举几个栗子了——

场景一

▲图片为K禅师拍摄,盗图必究。

买了包酒鬼花生,倒碗里,觉得太油,想找个勺子,又懒得去起身拿。

K禅师指了指桌上练习用的钢勺。

众人问:禅师的意思是,即使要吃东西,也不能忘记练习么?

K禅师:那勺子拿来勺花生。

▲图片为K禅师拍摄,盗图必究。

场景二

K禅师准备写写字,倒了墨汁,还倒了一杯黑啤。

▲图片为K禅师拍摄,盗图必究。

拍了张照片给大家看。

众人问:禅师的意思是,酒这东西,就跟墨一样漆黑无益处么?

K禅师:不喝酒怎么写字!而且黑啤比较好喝。

场景三

群众转文章示意人生艰难,再难也还是要努力向前。

K禅师画了一幅画。

▲图片为K禅师手绘,盗图必究。

众人问:禅师的意思是?要往高处看才能走的的更远么?

K禅师:不。

只是说,要觉得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自挂东南枝,没人拦你。

 

嗯,话说回来。

冥想音乐真的挺适合睡觉的,可何苦在办公室进行呢。

至于带大家冥想这种事,我自己在办公室都不可能随时放松下来,又怎么可能带大家去做。

曾有句有名的网络名句叫“不要在约炮的年纪谈修行”,今天我还想补一句:“不要在开放式的办公场所玩冥想”。

并非我鄙视大家的慧根,只是我从来不认为一个人员混杂场所的能量是适合冥想的。倘若你要冥想,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让自己真正感觉到安全地放松下来,安全感才是放松的关键,不然全都是形式。玩玩而已。

说起来我其实并不建议年轻人太早忙着讨论佛学,私下却从未练过行禅坐禅,吃饭不专心,工作老走神。不懂佛学或禅的真意,只学了皮毛反倒更容易让自己过于迷恋形式而误入歧途。

你是真的感觉到自己可以专注于自己的内在?

还是说,那种好像专注于自己内在的方式让你感觉良好好像自己与众不同呢?

空巢青年还是自怜青年?

下午友人给我发来一篇文章,好奇心日报昨天发的《你也是城市空巢青年吗?》,看完笑死我了。

 

我说,幸好我没变成这样。

“是没达到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笑死了。

 

仔细想想,媒体造了一个空巢青年的标签,该有多少人自动对号入座啊。

比如我们来看一下这段描述——

一位典型的空巢青年很可能长这样: 二三十岁,大学及以上毕业,在一线城市拥有一份收入中不溜的体面工作,住 18 平米月租三四千的一室户或群租房隔间,唯一熟悉的室友是自己养的猫/狗。 厨房间有怀着居家煮饭宏图大志时买下的全套单人厨具,但饮食主要靠便利店和外卖,为凑满起送点一次吃三顿。 长时间在手机屏幕电脑屏幕之间无缝切换加上无人照看容易作息失调,空巢青年的眼睛常年布满迷乱的红血丝,头发保持不出门不洗的“听说油头很流行”style,所有衣物中最看重品质的是内裤,毕竟大多数巢居时间只有它坚持出勤。

这让我想起了绫濑遥的那部《萤之光》——一个宅女的故事。嗯,从宅女到空巢青年,媒体总是不遗余力地努力把一群人贴上标签,以戏剧化的形式表达出来以便于大众辨认。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么?

嗯,好像的确会有人认为这理所应当是我的生活吧。

哈哈,好像是这样的。

 

于是,我还真的仔细地对照了文章中的所有描述——

118平的房子。

嗯,除了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那之后我就再也没住过低于50平的房子。不好意思,即使一个人也会住80平的房子,就是我这样的人。80%时间独居,并不代表永远一个人。说浪费的,我自己挣的钱自己花,你管我。

2、单人厨具,外卖和便利店。

呃,我只知道锅有各种尺寸,28cm,30cm,34cm,这需要配合厨师的腕力和做菜的分量,可是,做一个人的菜和两个人的菜,用的锅不都是一样的麽?这点存疑一下。

然后,我从不点外卖,十年如一日。我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用外卖这种东西来随便打发自己的,工作日为了赶时间是一回事,休息时间如果不好好对自己,多说不过去。

就算对吃的极其不讲究,但即使煮个面,我也要鸡蛋猪肉青菜西红柿外加小葱末一应俱全的。如果真的懒得煮了,为了保证每餐摄入足够的卡路里的营养,一些坚果、豆奶、麦片等食品还是需要的。早餐:中餐:晚餐=30:40:30,这是基础配比。

3、长时间在手机和电脑间无缝切换,常年布满迷乱的红血丝。

呃,如果有假日,我会极度厌恶这些电子设备。由于休息日自己的时间很宝贵,所以通常我会比平时更注重作息,会更早睡,更早起。当然也有偶尔几次睡到中午,起床之后绝对会发现自己有感冒迹象。然后该吃药的吃药,该锻炼的锻炼。下楼散步透气,或开始运动,该干嘛干嘛,哪有那么多跟电脑手机的亲密接触。

4、头发保持不出门不洗的“听说油头很流行”style,所有衣物中最看重品质的是内裤。

因为今年搬村里住了,周围缺乏健身房,为了保障运动只能采用App。因为每天到点运动,所以出汗不可能不洗头。所以必须奉行“只要不爽就洗头洗澡”的原则。如果晨练必须洗头洗澡再出门。

衣服以舒适得体为主,虽然不华丽,但是必须常换常洗常熨烫。哦,我还是买了挂熨机的。衣服必须叠整齐,我是近藤麻理惠整理术的支持者,衣服是要叠成可以立起来的形态存放的。

5、晚睡没人管感到不痛快,反而希望有人能劝自己早点睡

自己睡觉的事情干嘛要别人来管?我小时候被念叨早睡早睡早睡还不够么=。=

6、坐在马桶上发现用完了家里最后一卷纸

这叫缺乏生活常识。我怎么可能会让家里只剩一卷纸才去买,马桶旁一卷纸,洗手池下方的储物柜一卷备用的应该成为标配好吧。

7、下雨天晒被子

这叫

因为知道你们不懂爱,所以用一个数字来代(ying)表(xiao)

作者: 素黑
副标题: 破解爱之密码的奇妙振频
原作名: 爱在136.1
isbn: 7540464933
书名: 素黑:爱在136.1
页数: 264
定价: 38.00元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11-28

标题仅仅是对136.1的注解,并不完全针对本书。

相对于其它身心灵书籍而言,本书的一大突破是尝试用一个大家都没见过的概念来定义爱,136.1赫兹频率的爱。至于怎么判断呢?用OM音叉。OM音叉是什么呢?素黑主导开发的一个仪器。
当然书中也有“温馨提示”说,“这并不是爱的必需品,它只是非常管用的自疗辅助仪器”。但不可否认,在失恋那阵,看这本书时,我曾很疑惑地想,如果这个定义是正确的,那我们就无法凭借自己的感觉去信任爱吗?如果我想要了解自己或别人的爱,就只能通过音叉?于是脑子里想到了各种相亲场合,每个人都手持一个音叉的画面,鉴于此举跟跟本人的行为理念不太符合(其实是不想花钱)所以我没有去深入了解(虽然书中已经很明晰地给出了微信账号)。
然后我翻着翻着,忽然发现了书中夹着的关于素黑系列精油的宣传书签,这就让我更迟疑了。于是就更没有达成自(xiao)疗(shou)的效果。(在此不得不感谢我那位有着专业香薰治疗师资格的朋友,如果不是她这些年一直在潜移默化告诉我很多关于香薰的知识,大概我不会那么敏感)

回想当初,买这本书纯粹是冲着素黑在豆瓣亲密关系及自疗领域的地位,以及亚马逊满100赠畅销书的慷慨行为。其实一年前我看素黑的演讲,倒是觉得戳人戳得还挺爽的,因为那些语言的确可以告诉很多人——看,你就是这么不自爱啊。
只是单就她的书而言,我却真的没有从中找到(适合我)的解决方法。就当是我的愚钝吧,又或者说,我不属于作者所说的“本书是写给认真想学习自爱、重组生命和重新上路的人。这本书的内容是针对希望活得更好,或者生命遇上难关,希望自疗的人而写的。”这一类人吧。

作为一个万恶的营销出身的人,时隔几个月决定写书评时,却忽然想起了07年很红的一个网络视频,名字叫做《你赔了我赚了》,里边很真实地还原了电视购物的各种技法,比如采用一些你没听过但很专业的词汇,譬如“源于美国负离子超声波HMM技术”,“来自新西兰奥尔良烤翅大学的Dr.擦博士告诉我们“等等……当然,这只是本人万恶的职业联想,真心没有黑素黑小姐的意思。

跑题的想象结束,我们还是进入评论正文——

本书讲的主题还是关于”爱“。

其中包括章节一、为自爱做准备 二、如何进行自疗 三、从修养自爱到大爱。
其中第一章节是关于理论认知的,关于照顾的解释,然后是心灵疗愈领域公认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肯定原生家庭,之后是关于尊重的理念,基本上这三个部分均可自称结构,成为自疗系统的关键,但具体的相关联系,目前还是不甚明了。甚至如何肯定原生家庭,书中只是告诉你这是重要的,但方法嘛,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当看到这里时,其实我倒是想起目前在身心灵领域有着相当位置的另一位女性作家 张德芬,虽然对于张小姐的新书我也有些微词,但整体来说,张小姐的书却真的是在努力告诉你一些方法,即使那些方法也有些杂乱也未必有效。

章节二是关于混乱的一些描述,以及如何检阅自己,其中包括自我检阅的三个部分1.调校什么(What):我们首先要知道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惰性?没有安全感?为何自卑?到底害怕什么?2.如何调校(How):你要调校自己的混乱,需要很具体的方法,3.何时调校(When):我们必须确立一个非常严格的时间表来调校自己。
整体理论是很正确的,但具体的解决办法呢?当我真正回头想要去看方法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没在书中看到。
还好,接下来进入了我认为本书最实际也是最有用的一部分,自我管理,其中包括,管理作息,管理能量及管理情绪的一些方法。虽然这些方法有些零散,但对于不少人而言,还是有用的。

至于章节三,则是从理念层次提升人格逼格的重要升华,也属于意识层面,也就不做过多描述。

有时候我觉得一个人的行业属性对看书的影响实在太过严重,就像当我想要认真写一篇书评的时候,却发现这本书好像一份给客户的营销策划方案(比较接近第一次策略沟通时候的提案),而且很像我老板的风格:用一些颇具普世价值的篇章,描绘一些没有错误的语言,讲述人们心中想要被戳的痛处,偶尔配合一些日常不常见的语境,以循序渐进的逻辑关系,讲述一个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中间也会透露一些还算有效的方法,大家听过之后拍手叫好。但是回头看第二次的时候,大家会发现,会疑惑:到底解决方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