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约3000字| 阅读6分钟

像我这种热爱逻辑的工科生,最让人讨厌的,大概就是总会下意识地关注别人的逻辑,然后因为匪夷所思并开始分析评论。

比如关于最近很热门的女权主义者愤慨,我又忍不住开始妄加评论了。

01
基本情况大概是微博上有个过气网红,似乎说了几句自己的择偶标准,本意大约是想告诫年轻貌美的妹纸们,不要以为自己很有价值,“作为一个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老男人……在我们心里一个女人的特质按照这个顺序排列:聪明、不zuo、独立、身材、漂亮。只有后两个的话,您就是一个昂贵的装饰品,我们会为此埋单,但不会让这事儿有结果。……”
不料却引来一些女权主义者的愤慨,一些聪明、不zuo、独立、的妹子们觉得自己受到了直男癌的侮辱,尤其不能接受的是这个评论者居然不是高富帅,而是五短身材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男人。
呃,所以潜台词就是,如果是高富帅,就随便你怎么说都是美好的对吧?
世界就是这么神奇,有时候引起我们愤慨的或许根本不是言论本身,而是评论者的外貌。 
02

像是上天有意安排似的,差不多的时间,我还看到了一位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好像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写的文章,满腹嫌弃地说——我变成绿茶婊都是你们这些男人逼的。我满怀惊讶地看了两遍,才好不容易get到这位恋爱专家的论点。

开篇是略带煽情的回忆往事,以母亲的鄙夷与羡慕作为开篇,说大概母亲自己也想不明白吧,大约是想表明自己的进化,因为自己想明白了。然后开始了自己与母亲如此相似的言辞——对那些习惯以柔弱的言语套住男人的绿茶婊的鄙夷与羡慕。

▲专家笔下来自长辈的中国女性的迷茫

紧接着话锋一转,带出自己有点儿阅历的海龟背景,自己在资本主义的残酷国情下如何重塑了世界观,变成一个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结果却不幸被人当成女汉子。甚至由于自己太过汉子了,导致前男友多次感觉不到自己被需要。

▲“独立”女性的成长1

▲“独立”女性的成长2

经高人指点,告诉自己要学会示弱,于是开始蜕变成为大受欢迎的女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


▲专家的长篇分析

于是讲道理开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因为中国男人需要别人示弱来显示自己的尊严。最后道出潜台词——我们会这样都是被你们逼的。

03
如果没有后边那些充满“社会学洞察“的分析,剧情是不是很像某部电影?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嗯,不同的是电影给了人们一个坚持自我本真也能获得真爱的结局,这位聪明、不zuo、独立的前女汉子却继续在边内心里深深鄙视绿茶婊,和享受自己蜕变为绿茶婊并享受各种便利的愉悦中,同时鄙视中国男人。
是不是很好玩?
虽然我的确不喜欢zuo的人,可我更受不了分明作为既得利益享受者却在嫌弃给予自己利益的人。
如果仔细看看那篇文章的最后,作者分明无比享受自己身为绿茶婊的一切,以表明如今的自己如何受欢迎,可又舍不得自己曾身为女汉子的独立自主形象,于是便边鄙视自己边继续鄙视给了自己被爱慕快感的各种男人,并把他们统称为——中国男人
都是你们这些“中国男人“逼的!好无奈的声讨。
04
唉,中国男人那么多,为毛你身边都是热爱绿茶婊的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心中的绿茶婊作祟吗?毕竟,我们只会遇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对象。
当作者描述自己被资本主义的平等主义对待,从而变成女汉子,都是多委屈啊。那心中满怀期待的绿茶气质洋溢言语当中。
既然选择了作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也无比享受这种备受喜爱的快乐,又何必还想抓着另一个标签紧握不放呢?
其实,当作者当自己身为女汉子的时候,不也觉得委屈么?
换而言之,无论身为绿茶婊或女汉子,作者都会感觉自己无比委屈,因为——都是被逼的。
多无辜的一位女子。
05
例如很多土著语言中都把自己的种群简单地描述成“人”,因此,打死其他种族的成员并不算是真正的谋杀!这种“伪物种”的结论……可以使他们大大消除杀死同胞的顾虑……
——现代动物行为学创始者 康德拉·洛伦茨

最近看奥地利动物学家康德拉·洛伦茨的一本书,里边提及了“伪物种“这个概念。

洛伦茨满怀担忧地说——“令人不安与担忧的是,当今青年一代开始直截了当地把年纪大一点的长辈当做一种陌生的’伪物种’来对待了。”但我想如果多活几十年看到当今的言论,他会更担忧。

因为那些相互匹配的男女也开始边享受彼此,边把对方当做一种“伪物种“来对待了。
06
似乎现代人最不能接受的,居然是自己本来的物种特质——不愿承认自己是个人,也不愿意把别人当人。
 
说起来我也并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柔弱的女性特质居然成了无数女性和部分男性嫌弃的对象。示弱就一定是『绿茶婊』吗?会换灯泡会自己提箱子,就一定是女汉子吗?那不过是自己在意的标签罢了。
人类历史进程中,随着人类食物从植物逐步向狩猎方向发展,女性的地位也逐步降低,体能更好的男性渐渐成为社会的主要力量。这都是由于体能和生产方式改变导致的,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身为女性,为何要回避自己力量和爆发力的确不如男性的现状?而非要去显示自己的男性力量?

通过运用自己的女性力量,获得男性力量的支持,这本就是雌性动物的能力之一。动物世界中,雄性动物在寻求交配的时期拼命斗争夺取交配权的时候,雌性动物在干嘛?

自己换灯泡和提箱子吗?

当然是在旁边看着,等待胜者的产生。

偶尔搔首弄姿一下,边展现自己的雌性特质,边安静地看着雄性间的斗争,以便于选个好种子,是几乎所有雌性动物的天性。

所以,

为什么要为那些自己展现出本来的雌性特质而感觉羞耻呢?

如果不能很好利用这些力量,才更该感到羞耻的,不是吗?

07

由于想要摆脱那些羞耻感,转而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自己和别人的人,又真能是个聪明、不zuo、独立的的女子?

自己都不认同自己,又怎么能吸引认同自己的人?

倘若你真是个聪明、不zuo、独立的的女子,人们自会敬重你,而你也必然可以吸引与自己相匹配的人,而无需把注意力放在贬低男性来寻求自己的尊严上。

另一方面,聪明、不zuo、独立、就一定要是展现男性特质或与男性对立吗?这本来就是个奇怪的逻辑。

陶华碧做自制辣酱的时候,还不是身先士卒经常如汉子般冲锋陷阵,可她有抱怨过自己被逼成女汉子了吗?她不过是坚持做自己擅长大家喜爱的东西,而且即使如她那般性格刚烈,我们不还是一样满怀羡慕地继续称其为——老干妈。她的女性形象从未因此而消失。
董明珠带着格力那么大的企业,什么时候做事不是像汉子一般?可我们还不是照样会笑着称其为“董小姐”?照样没人会觉得她是个男人,即使这位董小姐外形还如此粗狂而带着点乡土气息。
 
所以,也别拿习大大来和自己身边想要换灯泡的男人比。
因为你压根就没成为足够与习大大相匹配的女性,所以也只能吸引需要靠换灯泡来寻找尊严的男人,正如你通过鄙视和控诉他们来寻找尊严一样。天生一对。
08
话题回到那个大腹便便却敢声称自己要的是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的老男人,其实要不是从一些声讨的人口中,我压根不知道有这事。而我身边那些生活很圆满,不缺房不缺车不缺老公不缺自己事业的聪明、不zuo、独立的女性都怎么看呢?
 出差贵阳。好多好吃的啊!
京都真美,大大刺激了我挣钱的决心!

微软的新神器太赞了!

……

 完全就没啥言论。
▲来自过气网红的微博评论

正如有人在那位过气网红的微博评论,这是两个平行世界。而只有以为自己是聪明、不zuo、独立女性的人感觉倍受侮辱。可假若你们真是如此,又何必把自己跟如此不堪的老男人放在一个层级对标呢?真是奇怪。

09
忽然发现,我居然写了那么多在评价这些匪夷所思的人们。
难道不也是很奇怪麽?
虽然,只是无法理解那些成对出现的人们为何总喜欢如此“相爱相杀”。
其实不过都是事物的两面罢了。
 
想起刚上大学时候,我也是如此反抗自己的物种本性的,可事实却是,你越反抗,你就越被绑着,不断下沉,这是个恶性循环。
反过来,接纳自己,才真正可以改变。
 
不过,反观自己依然是件太难的事情,而承认自己居然和自己鄙视的对象没什么区别,则更难。
所以,人们就继续在鄙视自己和别人的矛盾冲突中继续痛并快乐着吧。
 

2016/10/28 于广州。

本文由K禅师说(微信ID:themonkey102)原创首发,知识版权归Kakoo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复制本句,否则一律视为抄袭。一经发现,作者会采取相应的正当维权程序。

扫描二维码关注K禅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