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惯例刷微博,结果发现北大打算放生500只巴西龟的那些“菩萨”们就这样不经意地上了话题榜。


感叹幸好北大学生与校方足够机智,让未名湖的众生逃过一劫,但就不知道下一个遭劫难的水域会是哪里了。

好歹,买了500只巴西龟啊!他们总要找个地方去放(zao)生(nie)的。

说起来,我的确不是佛教徒。即使会途径寺庙参拜,会研究佛法参禅修行,但我依然不信佛。尤其在7月参加过第二次禅修营后,我很明确地清楚,自己成不了佛教徒。因为我难以接受这样的群体活动。与其混混沌沌抱群求支持,如不清清醒醒独行,有点清寡但至少不至于蒙昧之中耽误众生。怎么说起来,我看见佛教徒,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这仿佛已经成了本能反应。
 
因为我是真怕啊,怕这些“热心”“善良”的人总是忍不住跟你讨论如何明心见性,如何参悟真意,如何修行,修行多久,打坐能双盘多久,见过几个禅师,读过多少本著作。就跟我最怕跟人讨论读后感一样。
读书和修行本质一样,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观点,每个人都只是在过程中看到自己,这是基本无法与人分享的东西。
所以那些集会中的分享,都分享些什么呢?本质上和传销组织分享的都一样——成功案例。传销组织会有成功员工现身说法,自己曾经如何不看如今飞黄腾达,靠的就是这个XXX;佛教徒会跟你分享,曾经我如何痛苦,经过参禅拜佛或者放生,如今获得了人生的安宁。
安宁的世界啊,这是多美好的幸福存在啊。于是人们就趋之若鹜,纷纷效仿。
回到『放生』,我最早接触这个词,应该是近10年前,因为有段时间比较背,朋友建议去广州某寺庙,进门香火鼎盛之下,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放生池,我只是随意一瞥,两只尖头的乌龟正在撕咬着一条鱼,佛门净土鲜血淋漓的一片,吓得我一下子没了参拜的虔诚,死活不明白这难道就是福门提倡的善良?大约是我的不虔诚,那次烧香完了更背了,但依然活着。可心里对于佛教,就已经心有余悸了。
后来有幸出差路上遇到位居士,用很机智的方式介绍我去看南怀瑾的《南禅七日》,才稍微缓解了我对佛学的芥蒂,可年岁渐长,我对佛教徒的怕,也与日见长,像是一个正比函数。
 
不可否认很多佛教徒很善良,但善良有时候却是最大的杀器。放生,本意劝人心怀恻隐,这其实并不是佛教的专利,从孔孟时候,就已经有习俗。春秋战国时期,每每君主要做些公关话题,就总会弄些不忍残害生灵的新闻报道外传,以强调仁义之心。效果总是很好,毕竟也是传播仁善,毕竟真善美总是人心所向。
但后来,佛教势力渐长之后,『放生』,似乎就成了一场交易。(虽然我天朝的佛教得以兴盛本质也是交易的结果)。
以生灵之名,抵自己之过。这么简单易行的方法,谁不乐意呢?
于是众多差钱不差钱的善男信女们就更心神向往。
想起早年欧洲天主教盛行的时候,有段时间也盛行赎罪券,依然大批人买,然后引发了路德的宗教改革,这是题外话,但显然中外想要花钱省事的人性是想通的。可结果却是,现在野生动物实在太少了,要放生简直就得考虑整个生态体系,这科学放生也真是太麻烦了,所以简单粗暴的放生就渐渐成了当代人的生活习惯。
 
我们回顾这几年频繁发生的放生事件,就知道这些信众的喜好有多——复杂了。

放生龟,放生狐狸,放生毒蛇,放生老鼠,放生麻雀,疑似放生鳄鱼……Σ( ° △ °|||)︴你们善待这些动物菩萨的时候,能不能善待一下人类?


文末有新闻合辑K禅师说整理(ID:themonkey102)

所以我才是如此害怕佛教徒,有这些“菩萨心肠的”人们在周围,都让人感觉总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能量会哪天忽然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就在上午看过放生新闻之后,下午又爆出知乎有人狂怒,说某几个微信服务号骗钱,让老人家每日放生每日供佛,自己母亲每天投一百多进去,还深信不疑。


有人这么欺骗老人掏钱的确不算道德,可认真看看帖主母亲的观点,觉得省心了,这不也就是花钱买服务嘛,无论服务是真是假。如今的佛教徒不大半都是这样的心态麽?要的是交易,而非修行。

有时候我们说的愚痴容易受骗,其实本质也不过是贪罢了。
这也是我害怕佛教徒的另一个原因,说起来算是我对正统佛学的执着。倘若你诚心信佛,就该依照正统教义,依经不依典,依法不依人。从本质上修行,而非想要交易。才算是清醒地学佛。

可偏偏宗教总是带着狂热和迷幻的特性,在占星学中,这属于海王星的管辖,同领域的关键词还有:共情、医院、影像、梦幻、牺牲、欺骗等等。事物总有两面,一味追求光的一面,背后必有其暗的不堪。只看到光的佛教徒们,却往往容易狂热地践行暗的交易,且不自知,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让你狂热的,也必会让你牺牲,这也是一种等价交换。看不到交换本质的人们,最喜欢做的,就是飞蛾扑火,然后把火燃向四周。所以于我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怎么都会提前躲得远远的才能感觉安全。虽然好像总不太能如愿,我依然还是会遇到一大群如同嗑药般的佛教徒。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运。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佛教徒真的养活了一个产业——放生业。顿时我又觉得批判得好矛盾,搞不好哪天某个放生公司也是可以上市的。

前几日有朋友问我,为什么那些正确的方法总得不到传播,反倒那些谣言传得特别快。有什么办法可以传播正确的方法吗?
我说很难,如果要让那些混沌的人信服,那你就得顺从他们的思维模式,那就是事情简单化,非黑即白,只需简单做点什么,就可以收获极大极大的收益。可真正科学的方法,都需要人们独立去思考的,你想让本来就不愿意思考的人思考,这有多难,我们都知道的。
丹尼尔·卡尔曼曾写过一本著名的书《思考,快与慢》讲的就是人类的两种思维模式,从远古存留至今的,就是快的思维模式。我们如何跟人类使用了千万年的思维模式做斗争呢?

不过幸好也有一些人在做了一些实践,比如最近我忽然发现支付宝和微信都有月捐的项目,不用如何大张旗鼓放生,每个月捐10块钱帮助植树造林,总也是好的。



▲有钱请随手花在这里

也幸好,国家终于意识到这种思维从道德引导上是无法杜绝的。所以在已修订通过并将于2017年1月1日施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已增加了关于放生的条款。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这多少也能提醒我们,『善良』并不是万用的挡箭牌。当你想要行使『善良』的时候,也千万要先谨慎问过自己,你这份『善良』是否本质上只是把刀。持刀伤人,总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但愿我身边的人,还是清醒的多吧。

2016年10月20日,于广州。

声明:本文由K禅师说(微信ID:themonkey102)原创首发,知识版权归Kakoo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并复制本句,否则一律视为抄袭。一经发现,作者会采取相应的正当维权程序。

扫描二维码关注K禅师说

近期放生新闻NEWS

1
南京 放生螺蛳致河水发臭2015年10月20日,放生人士在南京阅江楼风景区附近的护城河边投放几十袋螺蛳,因投放密集,造成了大量螺蛳死亡,并致河水发臭。

据悉,往景区护城河中投放的这数千斤螺蛳,是一些热心的放生人士所为,初衷本为改善水质,但因投放者偷工减料,直接整袋投放,使袋中大量螺蛳死亡,很多螺蛳都已脱壳并且发臭。初步估计,全部遭投放的螺蛳达数千斤,已打捞上岸的1000多斤整袋螺蛳中,死亡的占近百分之九十。

2
广州 货车运11笼老鼠放生广州市五联村里有个隆华寺,因这里紧邻高速路口,交通便利,前来烧香的善男信女经常在这里举行放生仪式。1月17日上午,两位雇主雇用一辆小货车运载一车动物,准备放生。村民发现该车车厢内有8只果狸、110只斑鸠、11箱黄鳝等动物,还有11笼老鼠,数量近百只,于是大家将车辆拦下。

据五联村村民介绍,近年来经常有人在河里放生鱼、毒蛇,在山里放生的兔子也死去不少,恶臭难闻。随后,货车里的动物被交由卫生防疫部门进行处理,五联村的周边也张贴了禁止放生有害动物的告示。

3
北京 放生的狐狸咬伤家禽今年3月27日,放生人员在怀柔汤河口镇大黄塘村梁南放生380只蓝狐和貉,造成村民的家禽被大量咬伤。由于没有野外生存能力,被放生的狐狸和貉也多有死伤,到4月13日,怀柔森林公安找回100余只狐狸,其中活体60余只,尸体近40具。

据介绍,此次放生活动的组织者通过网上联系放生人员,确定放生只数后,在河北省一养殖场购买了人工养殖的蓝狐和貉,在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私自进行了放生。(据新京报)

4
臭水中放生500斤胖头鱼今年4月份,有市民报料称,有10多个人将500斤活鱼整筐整筐地放生于通州潮白河。目击者提供的视频显示,两辆金杯车跟随着几辆私家车,出现在潮白河东岸的友谊大桥下。随后,十余人抬着鱼筐,沿着河堤下到河边,将整筐活鱼倒入水中。

记者到放生的地方采访,有居民证实确有此事。有目击者称,放生的车辆悬挂北京牌照,当时吸引了很多好奇的市民围观。有放生者告诉他,他们向活动组织者缴纳了数百元费用,从鱼市上购买了五百斤胖头鱼。

目击者随后看到,部分鱼在入水后很快就翻白肚死了。记者也在现场观察到,放生水域散发着浓烈的腥臭味道。(据北京晚报)

5
毒蛇被放生,村子里鸡犬不宁今年5月30日下午,三辆面包车开进了都江堰市玉堂镇水泉村,几位“放生爱好者”提出车上的编织袋,放蛇归山。在当地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数百条被放生的蛇,钻进了民房附近的丛林中。几个小时后,成群的小蛇出现在了乡村马路上,村子里开始变得鸡犬不宁。

这些被放生的蛇,除了菜花蛇等无毒蛇类,还有虎斑颈槽蛇、红点锦蛇等毒蛇。为保安全,村民自发组织对这些跑到马路上和钻进民房的小蛇进行捕杀,一场“放生”演变成了“杀生”。(据成都商报)

6
南京女子称在紫金山放生900条蛇引发骚动5月28日,名叫“瑜伽师徐文”的南京网友在微博中发文称,自己和同伴在紫金山放生了900条蛇,“很多母蛇肚子很大,很快就会产下众多蛇宝宝”。微博一经发出,负责紫金山生态管理的南京钟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立即在官方微博回应:“目前紫金山的生态环境良好,动物资源丰富,生态处于平衡状态,随意放生动物可能会对紫金山生态平衡造成影响。”


6月3日晚7时许,南京市政府官方微博@南京发布就此事发文,称已请南京市农委、南京市林园管理局调查此事,将争取尽快弄清楚放生地点。


随后,网友“瑜伽师徐文”删除了这条微博,并称“从来没有在紫金山放过蛇!一年也就放过一次蛇,为了放蛇开车两个多小时去人迹罕至的江苏和安徽交界的深山老林”,随后,南京钟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官方微博再次回应了此事:“放生蛇的这位市民发微博称并未在紫金山放,主页君小小地吁了一口气……”(据腾讯网大苏网)

7
青岛数千驯养麻雀被放生 不适应环境批量死亡6月12日,在青岛植物园,数千被人工驯养的麻雀由于未能适应新环境,被放生后批量死亡。有许多麻雀还不会飞,只能在地上行走。有不少麻雀到马路上觅食,不知躲避,死于车辆之下。这些人工驯养的树麻雀已经习惯于人工喂食,不适应野生环境,造成死亡。

8
一女子花费510万元巨资,买下6387只羊放生色达草原9月,一名叫卓玛的姑娘花费510万元巨资,从屠宰场买下6387只羊放生到色达草原的消息引发网民热议。有网友赞颂卓玛“功德无量,爱护众生的生命”,也有反对者炮轰其“盲目放生,会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当地环保局表示,6000多只羊全部放生到色达草原,大大超过草原的畜牧能力。

中国农科院研究员马月辉表示,此事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当地的草原面积足够大,产草量足够丰富,那么增加的羊群可能不会对当地的生态造成太大影响。但如果当地畜牧能力达到极限,那突然增加这么多羊,便会破坏当地的草场资源,“即使是寄养在草原牧民的牧场里,那羊同样是需要吃草的,仍需处理好羊群与草场的关系。”

声明:本文由K禅师说(微信ID:themonkey102)原创首发,知识版权归Kakoo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并复制本句,否则一律视为抄袭。一经发现,作者会采取相应的正当维权程序。

扫描二维码关注K禅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