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热爱做『婊』就不要说是别人逼的

本文约3000字| 阅读6分钟

像我这种热爱逻辑的工科生,最让人讨厌的,大概就是总会下意识地关注别人的逻辑,然后因为匪夷所思并开始分析评论。

比如关于最近很热门的女权主义者愤慨,我又忍不住开始妄加评论了。

01 基本情况大概是微博上有个过气网红,似乎说了几句自己的择偶标准,本意大约是想告诫年轻貌美的妹纸们,不要以为自己很有价值,“作为一个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老男人……在我们心里一个女人的特质按照这个顺序排列:聪明、不zuo、独立、身材、漂亮。只有后两个的话,您就是一个昂贵的装饰品,我们会为此埋单,但不会让这事儿有结果。……” 不料却引来一些女权主义者的愤慨,一些聪明、不zuo、独立、的妹子们觉得自己受到了直男癌的侮辱,尤其不能接受的是这个评论者居然不是高富帅,而是五短身材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男人。 呃,所以潜台词就是,如果是高富帅,就随便你怎么说都是美好的对吧? 世界就是这么神奇,有时候引起我们愤慨的或许根本不是言论本身,而是评论者的外貌。  02

像是上天有意安排似的,差不多的时间,我还看到了一位有点儿阅历、有点儿经济基础的好像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写的文章,满腹嫌弃地说——我变成绿茶婊都是你们这些男人逼的。我满怀惊讶地看了两遍,才好不容易get到这位恋爱专家的论点。

开篇是略带煽情的回忆往事,以母亲的鄙夷与羡慕作为开篇,说大概母亲自己也想不明白吧,大约是想表明自己的进化,因为自己想明白了。然后开始了自己与母亲如此相似的言辞——对那些习惯以柔弱的言语套住男人的绿茶婊的鄙夷与羡慕。

▲专家笔下来自长辈的中国女性的迷茫

紧接着话锋一转,带出自己有点儿阅历的海龟背景,自己在资本主义的残酷国情下如何重塑了世界观,变成一个聪明、不zuo、独立的女子,结果却不幸被人当成女汉子。甚至由于自己太过汉子了,导致前男友多次感觉不到自己被需要。

▲“独立”女性的成长1

▲“独立”女性的成长2

经高人指点,告诉自己要学会示弱,于是开始蜕变成为大受欢迎的女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


▲专家的长篇分析

于是讲道理开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因为中国男人需要别人示弱来显示自己的尊严。最后道出潜台词——我们会这样都是被你们逼的。

03 如果没有后边那些充满“社会学洞察“的分析,剧情是不是很像某部电影?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嗯,不同的是电影给了人们一个坚持自我本真也能获得真爱的结局,这位聪明、不zuo、独立的前女汉子却继续在边内心里深深鄙视绿茶婊,和享受自己蜕变为绿茶婊并享受各种便利的愉悦中,同时鄙视中国男人。 是不是很好玩? 虽然我的确不喜欢zuo的人,可我更受不了分明作为既得利益享受者却在嫌弃给予自己利益的人。 如果仔细看看那篇文章的最后,作者分明无比享受自己身为绿茶婊的一切,以表明如今的自己如何受欢迎,可又舍不得自己曾身为女汉子的独立自主形象,于是便边鄙视自己边继续鄙视给了自己被爱慕快感的各种男人,并把他们统称为——中国男人。 都是你们这些“中国男人“逼的!好无奈的声讨。 04 唉,中国男人那么多,为毛你身边都是热爱绿茶婊的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心中的绿茶婊作祟吗?毕竟,我们只会遇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对象。 当作者描述自己被资本主义的平等主义对待,从而变成女汉子,都是多委屈啊。那心中满怀期待的绿茶气质洋溢言语当中。 既然选择了作为自己嫌弃的绿茶婊,也无比享受这种备受喜爱的快乐,又何必还想抓着另一个标签紧握不放呢? 其实,当作者当自己身为女汉子的时候,不也觉得委屈么? 换而言之,无论身为绿茶婊或女汉子,作者都会感觉自己无比委屈,因为——都是被逼的。 多无辜的一位女子。…

我真是怕死了你们这些佛教徒

早上惯例刷微博,结果发现北大打算放生500只巴西龟的那些“菩萨”们就这样不经意地上了话题榜。


感叹幸好北大学生与校方足够机智,让未名湖的众生逃过一劫,但就不知道下一个遭劫难的水域会是哪里了。

好歹,买了500只巴西龟啊!他们总要找个地方去放(zao)生(nie)的。

❶ 说起来,我的确不是佛教徒。即使会途径寺庙参拜,会研究佛法参禅修行,但我依然不信佛。尤其在7月参加过第二次禅修营后,我很明确地清楚,自己成不了佛教徒。因为我难以接受这样的群体活动。与其混混沌沌抱群求支持,如不清清醒醒独行,有点清寡但至少不至于蒙昧之中耽误众生。怎么说起来,我看见佛教徒,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这仿佛已经成了本能反应。   因为我是真怕啊,怕这些“热心”“善良”的人总是忍不住跟你讨论如何明心见性,如何参悟真意,如何修行,修行多久,打坐能双盘多久,见过几个禅师,读过多少本著作。就跟我最怕跟人讨论读后感一样。 读书和修行本质一样,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观点,每个人都只是在过程中看到自己,这是基本无法与人分享的东西。 所以那些集会中的分享,都分享些什么呢?本质上和传销组织分享的都一样——成功案例。传销组织会有成功员工现身说法,自己曾经如何不看如今飞黄腾达,靠的就是这个XXX;佛教徒会跟你分享,曾经我如何痛苦,经过参禅拜佛或者放生,如今获得了人生的安宁。 安宁的世界啊,这是多美好的幸福存在啊。于是人们就趋之若鹜,纷纷效仿。 ❷ 回到『放生』,我最早接触这个词,应该是近10年前,因为有段时间比较背,朋友建议去广州某寺庙,进门香火鼎盛之下,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放生池,我只是随意一瞥,两只尖头的乌龟正在撕咬着一条鱼,佛门净土鲜血淋漓的一片,吓得我一下子没了参拜的虔诚,死活不明白这难道就是福门提倡的善良?大约是我的不虔诚,那次烧香完了更背了,但依然活着。可心里对于佛教,就已经心有余悸了。 后来有幸出差路上遇到位居士,用很机智的方式介绍我去看南怀瑾的《南禅七日》,才稍微缓解了我对佛学的芥蒂,可年岁渐长,我对佛教徒的怕,也与日见长,像是一个正比函数。   不可否认很多佛教徒很善良,但善良有时候却是最大的杀器。放生,本意劝人心怀恻隐,这其实并不是佛教的专利,从孔孟时候,就已经有习俗。春秋战国时期,每每君主要做些公关话题,就总会弄些不忍残害生灵的新闻报道外传,以强调仁义之心。效果总是很好,毕竟也是传播仁善,毕竟真善美总是人心所向。 但后来,佛教势力渐长之后,『放生』,似乎就成了一场交易。(虽然我天朝的佛教得以兴盛本质也是交易的结果)。 以生灵之名,抵自己之过。这么简单易行的方法,谁不乐意呢? 于是众多差钱不差钱的善男信女们就更心神向往。 想起早年欧洲天主教盛行的时候,有段时间也盛行赎罪券,依然大批人买,然后引发了路德的宗教改革,这是题外话,但显然中外想要花钱省事的人性是想通的。可结果却是,现在野生动物实在太少了,要放生简直就得考虑整个生态体系,这科学放生也真是太麻烦了,所以简单粗暴的放生就渐渐成了当代人的生活习惯。   我们回顾这几年频繁发生的放生事件,就知道这些信众的喜好有多——复杂了。

放生龟,放生狐狸,放生毒蛇,放生老鼠,放生麻雀,疑似放生鳄鱼……Σ( ° △ °|||)︴你们善待这些动物菩萨的时候,能不能善待一下人类?


文末有新闻合辑K禅师说整理(ID:themonkey102)

所以我才是如此害怕佛教徒,有这些“菩萨心肠的”人们在周围,都让人感觉总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能量会哪天忽然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❸

就在上午看过放生新闻之后,下午又爆出知乎有人狂怒,说某几个微信服务号骗钱,让老人家每日放生每日供佛,自己母亲每天投一百多进去,还深信不疑。


有人这么欺骗老人掏钱的确不算道德,可认真看看帖主母亲的观点,觉得省心了,这不也就是花钱买服务嘛,无论服务是真是假。如今的佛教徒不大半都是这样的心态麽?要的是交易,而非修行。

有时候我们说的愚痴容易受骗,其实本质也不过是贪罢了。 这也是我害怕佛教徒的另一个原因,说起来算是我对正统佛学的执着。倘若你诚心信佛,就该依照正统教义,依经不依典,依法不依人。从本质上修行,而非想要交易。才算是清醒地学佛。

可偏偏宗教总是带着狂热和迷幻的特性,在占星学中,这属于海王星的管辖,同领域的关键词还有:共情、医院、影像、梦幻、牺牲、欺骗等等。事物总有两面,一味追求光的一面,背后必有其暗的不堪。只看到光的佛教徒们,却往往容易狂热地践行暗的交易,且不自知,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让你狂热的,也必会让你牺牲,这也是一种等价交换。看不到交换本质的人们,最喜欢做的,就是飞蛾扑火,然后把火燃向四周。所以于我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怎么都会提前躲得远远的才能感觉安全。虽然好像总不太能如愿,我依然还是会遇到一大群如同嗑药般的佛教徒。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运。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佛教徒真的养活了一个产业…